黄丽华 建设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示范城市
 
建设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示范城市
 
黄丽华
 
 
  近年来,广州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广东系列重要讲话和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全面落实省委“1+1+9”工作部署,以构建“令行禁止,有呼必应”党建引领基层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为突破口,全面推进市域社会治理创新,社会治理效能显著提高。“十四五”时期,广州将围绕建设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示范城市的目标,在有效探索符合超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治理模式方面推进市域社会治理创新形成典型示范。

  彰显制度优势: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市域社会治理效能作出典型示范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及其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社会治理则是国家治理的重要方面,市域社会治理在国家治理中具有承上启下的枢纽作用。“十四五”时期,广州要在城市社会治理方面严格对标中央顶层设计,持续推动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以人民为中心,依法治国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更好地转化为市域社会治理效能,为在市域社会治理层面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作出表率。一是要将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全面嵌入市域社会治理的体系架构,创新党的领导在市域社会治理的实现方式,构建党建引领市域社会治理新格局,形成全区域统筹,多方面联动,各领域融合的党建引领市域社会治理格局和党建引领社会治理的“聚合”态势。二是将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切实转化为市域社会治理的运行机制,在市域社会治理中充分凸显人民主体地位,切实改变基本公共服务在城乡之间,区域之间,人群之间的不均衡现状,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着力推进基层直接民主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充分发挥社会协同与公众参与作用,完善群众参与机制,使治理过程呈现出更强的开放性与参与度。

  回应时代命题:为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作出典型示范

  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随着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的深入推进,对通过创新社会治理模式激发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提出了更高要求,对以现代化,法治化的治理思维和技术方法应对社会风险,化解社会矛盾提出了更高要求。广州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要勇于创新社会治理理念,坚持系统治理,依法治理,源头治理与综合治理相结合,将全面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作为持续激发城市活力的重要保障,在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方面走在前列。一是稳步推进社会治理社会化,重点培育,优先发展行业协会商会类,公益慈善类,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使社会组织成长为广州社会治理重要的组织载体,为社会协同治理提供支撑。二是加快推进社会治理法治化。以率先创建全国公共法律服务最便捷城市为契机,优化市,区,镇(街),村(社区)四级公共法律服务实体平台,推动村(社区)法律顾问工作,完善“一支队伍管执法”的体制以及多元化矛盾纠纷解决机制。三是全面推进社会治理智能化,加快完善数据治理体系。四是大力促进社会治理专业化。加强各类社会治理人才队伍建设,使各类专业人才队伍成为市域社会治理的重要新兴力量。

  体现城市特点:为探索符合超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社会治理标杆作出典型示范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努力走出一条符合超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社会治理新路子。超大城市在人口,空间,设施,组织,服务等诸多方面存在着超常特性,其社会治理面临更大的压力与挑战。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引擎,城市实有管理服务人口2200多万,必须立足超大城市发展的现实条件,通过进一步提高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水平,着力解决“大城市病”难题,让人民群众在城市生活得更方便,更舒心,在解决大城市治理的“痛点”“堵点”“难点”问题上交出合格答卷,为探索一条与我国超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相适应的社会治理新路子提供广州方案。未来要进一步优化市,区,镇(街)的事权划分,从资源,管理,服务等方面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使基层成为市域社会治理的深厚基础与重要支撑。一是切实向基层赋权,探索事权下放与相应的财权,编制的配套协同,推动各类资源导入基层治理,使基层政府能够充分发挥区域治理的统筹协调功能。二是资源向基层倾斜,有效打通基层治理的“最后一公里”。三是重塑“条块”关系。建立街道与职能部门联动的综合评价机制,推动“条条围着块块转”,提高部门响应的主动性和担当感。四是拓展非户籍常住人口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渠道,发挥来穗人员积极性,共同营造良好社会秩序。

  来源:南方日报 2021.01.26 作者黄丽华系中共广州市委党校公共管理教研部主任,教授

  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21-01/26/content_7926800.htm
2021-01-26
 
打印
关闭
Baidu